慎獨

遗容任你瞻仰。

万青

  我相信没有人会喜欢重复劳动,所以这么久以来,我都属于一个在自我边缘摇摇欲坠的状态,我必须去做能变得好的,积极的事情来达到一个平衡点,尽管我根本不知道那个点是否存在,但我仍然去做了。


  我并不是非要指责或插手别人的感情,说到底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。但你,你不一样,你是最清楚我讨厌什么的人,可你依然去做了,你将我作为砝码置于你飘渺不定的天平上,被戳落后准确地告诉我,你不够。我清楚地知道我愤怒失望难过的点,也知道一时冲动会造成多少伤害,那个瞬间甚至自暴自弃地想,反正你能伤我,我为何不能这么讲这么做呢。只是,只是,为什么没有先一步告诉我呢,可惜没有如果。最后,希望各位给亲友开空头支票的时候都能明白,双向的东西,从来不是只有你说了算的。


以你为傲,来和我共享心跳吧,Vincent.